鹰派降息引市场抛售 尴尬的美联储下一步怎么走

  [“美国经济基本面没有明显恶化,十年来的首次降息其实至少可以推迟到9月,给美联储更多时间来从容对全球和国内形势进行充分评估。因此,从过程和结果来看,我们认为这是一次‘得不偿失’的降息,不但浪费了宝贵的降息空间,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对美联储政策的公信力造成负面影响。”]

  [下一步美联储究竟何去何从?对此,业内存在共识——年内有望再降息1~2次,1次的概率居大。]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终于给了美国总统特朗普梦寐以求的降息,然而结果可能并非特朗普想看到的。

  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2点,美联储宣布联邦基金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2.25%,并且提前结束缩表,但鲍威尔不仅称这只是“防御性降息”,还提及并不认为目前的经济情况需要开启持续降息周期。

  美股随即开启抛售模式,隔夜美国三大股指悉数收跌,其中,标普500指数收跌32.80点,跌幅1.09%,报2980.37点。美元指数创出新高,逼近99。亚太市场开盘集体跟跌,但跌幅远小于估值高企的美股,上证综指跌0.81%报2920点,香港恒生指数跌0.76%,韩国KOSPI指数跌0.36%。

  “多数人早前就预测美联储降息,甚至预计降息50个基点或持续降息,于是开了多仓,虽然降息的目标并不是股市,但间接来看,美联储不仅要防止下行风险,还要防止上行风险(金融稳定),因为防跌就必须防大涨。鲍威尔找了个中庸的方案,限制了风险资产上涨空间。”资深全球宏观交易员袁玉玮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更关键的问题是,陷入尴尬的鲍威尔下一步该怎么走。“美国经济基本面没有明显恶化,十年来的首次降息其实至少可以推迟到9月,给美联储更多时间来从容对全球和国内形势进行充分评估。因此,从过程和结果来看,我们认为这是一次‘得不偿失’的降息,不但浪费了宝贵的降息空间,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对美联储政策的公信力造成负面影响。”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对记者表示。

  主流观点认为,年底前美联储仍将降息25个基点,同时全球经济放缓的前景不会逆转,全球降息潮仍将持续,各界认为债券将相比股市更受利好,多数交易员对记者称,美债、新兴市场债券都可采取逢跌就买的策略。

  “尴尬的降息”引发市场抛售

  鲍威尔提及降息的理由在于,全球增长疲软、贸易前景存在不确定性、通胀存在下行压力。随着缩表的提前结束,MBS(抵押支持证券)将再投资于美国国债,而到期的国库券将在财政部的拍卖过程中进行滚动。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两位投票委员对此次降息投了反对票,暗示今年再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小于6月时的判断。除了表示未来货币政策将“依赖数据”(dataindependent),鲍威尔还提出了“风险管理”(riskmanagement),称此次降息为中周期的调整,表明此次为“预防式降息”,并没有理由认为美国经济扩张周期就不能延续下去。这一言论导致市场重挫。

  在他看来,尽管6月以来出现了不少经济负面因素,但正面因素也不能忽视。例如今年就业低于去年但仍然稳定,GDP二季度符合预期,消费受到收入增长的推动,是未来经济的主要动力。美联储立场从去年的收紧转为年初的中性,目前又转为宽松,这一转变已经在为经济提供支持(暗示不需要更大幅度的宽松)。

  之所以称此次降息较为尴尬或得不偿失,其实主要有两方面原因。章俊对记者表示,“一方面,美国经济基本面没有明显恶化,美联储对近期超预期的就业、零售数据和GDP视而不见,很容易被解读为在特朗普政府和资本市场的压力之下而采取的无奈之举,这决定了本次预防性降息的理由本身就相对牵强。另一方面,鲍威尔‘模糊’的前瞻指引造成了市场预期‘混乱’:他指出本次降息不意味着开启新一轮降息周期,但同时也不认为降息只有一次,更令人惊讶的是他提到,不要认为未来美联储不会再加息。”

  “设想鲍威尔如果不是在6月初就过早释放强烈宽松信号,进而引导市场对本次降息形成一致预期,那单凭近期美国较好的经济数据,首次降息至少可以推迟到9月,其间可以给美联储更多时间来从容地对全球和国内形势进行充分评估。”他分析称。

  建银国际首席港股策略师赵文利对记者称,“鉴于早前市场涨幅已过大,‘美联储非衰退式降息后的6~9个月里,支撑风险资产攀升’的逻辑此次可能不太适用。”

  料年底再降息、明年暂观望

  下一步美联储究竟何去何从?对此,业内存在共识——年内有望再降息1~2次,1次的概率居大。

  市场的波动也可能会倒逼美联储宽松。赵文利对记者表示,未来美联储会处于“预防式降息往往被市场预期透支而最终无法满足市场,衰退式降息会令市场陷入恐慌”的两难境地。而今年底至明年,美联储很可能要面临这种被动切换。

  不过,衰退式的持续降息目前概率不大。章俊对记者称,美国经济基本面暂不支持直接打开降息通道:二季度以来,美国经济有所放缓,但整体保持平稳。二季度多数经济数据好于预期:第一,从趋势上看,美国GDP自2016年以来的低位持续回升至2019年一季度,实际经济增长尚未进入趋势下行周期;第二,当前的消费格局较为稳定,二季度实际消费支出较一季度出现明显回升;第三,当前的制造业PMI尚处在荣枯线上方,服务业PMI也位于55的景气度之上,与此前降息周期打开时PMI跌破荣枯线相比,此次经济运行尚未到达大幅衰退的阶段;第四,非农就业和薪资水平虽然有所波动,但并未出现大幅下行的情况。

  此外,目前美国金融条件指数和贷款经理指数保持平稳,反映金融市场和信贷水平都处在较为稳定的环境中。从领先指标来看,美国咨商会经济领先指标连续多月维持高位,全美经济活动指数表现平稳。

  降息潮持续,中国央行“以我为主”

  从全球来看,经济周期的拐头向下已是确定的趋势,降息潮仍将持续。

  在美联储降息前,部分国家已经提前开启了降息周期,诸如印度、俄罗斯、新西兰等国。8月1日,中国香港金管局宣布“跟随降息”,巴西央行也降息50个基点。

  不过,此次中国央行并未跟随,机构预计未来中国央行更加倾向于“以我为主”。“若美国只是预防式降息,我国央行在考虑自身政策独立性和连续性的情况下,跟随降息的必要性大大降低。”章俊称。

  此外,在保持我国货币政策独立性和连续性之外,也要考虑到政策的灵活性与前瞻性。在货币政策传导不畅的束缚下,降息的信号意义远大于实际效用。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对记者称,“不必过度关注会否‘跟随降息’,中国仍会维持信贷增速和名义GDP增速相适应,控制宏观杠杆率,更重要的是将流动性输送到需要的中小银行,同时约束其较高风险的借贷行为。”

  章俊表示,在年内基本面失速下滑概率较低的情况下,降息并不具备太大的施行空间,地产政策的收紧也进一步约束了降息的空间。当前的重心仍是集中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确保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有效降低。因此利率“两轨并一轨”是政策的必经之路,贷款利率定价机制要进一步改革,参考MLF(中期借贷便利)等一系列市场化利率,逐步由市场化报价利率来取代贷款基准利率。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
1分快3计划全天在线